崔元林位於邯鄲魏縣的老宅十分破舊
  河北省邯鄲市邯山區工業信息化局的前局長崔元林死了,留下一個離奇迷案。
  55歲的崔元林是在高速公路上撞車後死亡的。今年6月30日10時許,一輛出租車行駛到青銀高速(靖王段)1280KM處,突然停車在路邊,崔元林衝出右側車門,向路過的車撞過去,三輛車都躲過了。他又越過隔離帶,一頭撞向一輛半掛車,被彈出數米遠。此外,崔元林所乘的出租車后座有血跡。
  除了崔元林的舉動離奇,他隨身攜帶的物品也令當地交警驚奇,除駕駛證,他還帶著47張銀行卡、13個U盾、4台筆記本電腦、3張不同的身份證、兩萬餘元現金、兩把不同類型的車鑰匙,以及一個移動硬盤。
  事發地警方調查發現,崔元林系網上在逃人員。河北省邯鄲市邯山區檢察機關隨後也證實,崔元林曾擔任該區工信局局長,涉嫌受賄1000萬元。
  另有媒體報道稱,崔元林還涉及土地出讓款1.3億多元未入賬,但邯山區檢察院表示,尚無證據表明崔元林涉案金額1.4億多元,該案仍在偵查中,目前沒有更多信息披露。
  北京青年報記者所接觸的崔元林家屬、前同事等人,均對其撞車而死表示震驚和不解,沒人知道崔元林究竟做過什麼、因為什麼而採取這種離奇的方式結束生命。
  逃亡路上的離奇身亡
  因為此案的離奇,在事發後10多天由事發地媒體報道後,此案仍然引發了網絡熱議和海量轉載。
  據媒體報道,6月30日早晨6時30分左右,崔元林出現在山西呂梁離石交警支隊附近打車。“他說是要去河北省邯鄲市,我一算有500多公里,路夠遠的,不想去。”呂師傅對媒體說,但崔元林說有要事著急去邯鄲,價錢不成問題,呂師傅同意了。
  為安全,呂師傅找了人坐在副駕駛位置上押車,崔元林坐出租車后座。“車還沒走多遠,他又說不去邯鄲了,去陝西定邊,我只能掉頭向定邊開。”
  奇怪的是,呂師傅的出租車行駛到青銀高速(靖王段)1280KM時,后座的崔元林突然用胳膊肘猛擊車窗,還大聲要求下車,情緒激動。呂師傅趕緊靠邊停車,沒想到車還沒有停穩,崔元林就打開右側車門跳了下去。
  看到這一場景的不僅有呂師傅及同伴,還有當時路邊乾農活的杜某,根據他們的講述,崔元林跳下出租車以後,在同向車道上連續撞向三輛車,但都被車輛躲開,“他隨後越過高速隔離帶,一頭撞向一輛半掛車,被彈出很遠。”這一幕驚獃了呂師傅及同伴,他們隨後報警,半掛車也停車等在現場。榆林市高速公路交警隨後趕到現場,崔元林被急救車送走,搶救無效死亡。
  當地高速交警在崔元林隨身物品中發現,他竟攜帶47張銀行卡、13個U盾、4個筆記本電腦、3個不同身份證、2萬餘元現金、2把不同類型的車鑰匙以及1個移動硬盤。隨後警方查證,發現崔元林是網上在逃人員。
  7月1日,邯鄲市邯山區檢察院、反貪局等工作人員來到靖邊縣中醫院太平間,經現場確認,死者確為崔元林,遺物隨後轉交邯鄲市邯山區檢察院。
  低調謹慎的工信局前局長
  崔元林老家在邯鄲市東約60公里的魏縣城關鎮町上村,當地人稱之為“臺上”。崔元林父母多年前亡故,弟兄四人,他排行老三,還有三個姐妹。“小時候可窮了,娘又死得早,一大幫孩子吃飯都成問題。”
  崔元林老宅對門的鄰居說,崔元林小時候挺機靈,後來到外地上學,脫離農村。崔元林大哥原來在礦上工作,退休後在邯鄲市內和孩子居住,老二及兩個兒子在村裡務農。老四是魏縣一單位的負責人,北青報記者多次到其單位,均未見到崔元林四弟。“這件事檢察院還在調查,我們家屬也不清楚。”在手機中,崔元林的四弟說。
  村民說,崔元林回村裡很少,有時清明節、春節能見著。“有村民去邯鄲辦事找他,他熱情幫忙,大家說他人不錯,沒有忘本。”而町上村的村支書證實,前幾年村裡籌資修路,還找過崔元林,他出了5萬元,“是他出的還是他找別人出的,我不知道”。
  崔元林家的老宅子內還有他的四間平房,不過房子早已坍塌成廢墟。“不信他受賄了1000萬,要是有1000萬,他肯定修老房子了。”鄰居說。
  鄰居說,崔元林二哥家的院門鎖了10多天。北青報記者遇到崔元林二哥的兒媳,她稱家裡人都去了邯鄲市裡,具體情況她不清楚。
  “他這個人低調謹慎,很多人對他沒有什麼印象。”北青報記者輾轉聯繫到邯鄲市邯山區某局的局長,“工信局本身比較冷,業務與大多數局也沒有交叉,區里知道他電話的也沒幾個,對他的家庭情況更不瞭解。”
  有邯鄲當地的媒體記者說,崔元林給人印象隨和熱情,見了記者總是“兄弟兄弟”叫著,並張羅著吃飯。
  邯山區工信局位於區政府對面一棟老舊的辦公樓內,辦公室的傢具還是30年前的款式,顯得很寒酸。7月22日,北青報記者來到邯山區工信局,幾名辦公室人員拒絕談論此事。“我很熟悉崔元林,但我們專門開過會,不能談關於崔元林的事。”一名辦公室人員說。
  不過該局退休人員就沒有這麼多顧忌,一名剛退休不久的老職員說,作為區工信局局長,崔元林是科級幹部,但實際多年前就離崗退休了,“至少離崗3年了,是有內部規定,科級到52歲就不在崗,實際算是退休,但保留原科級待遇。”
  “崔元林是個隨和局長,我們局總共10多個人,互相之間都挺熟悉,他也不擺架子。”退休人員說,當年崔元林走的時候,局裡人一起吃了個飯送行,崔元林也沒有說以後要乾什麼,情緒也很平和,但崔元林此後就與局裡人斷了聯繫,從來沒有回來過,局裡有婚喪嫁娶也從沒見到過。
  “他沒有什麼不良嗜好,抽煙喝酒好像也一般,賭博炒股也沒聽說過,但是心臟不好,做過支架手術,但沒有聽說他有精神方面的疾病。”至於崔元林的家庭情況,區工信局的人均表示不知情。
  崔元林之死留下多個疑問
  “自殺方法有很多,他完全可以找個沒人地方自殺,為什麼他會選擇這麼極端的方式?”“工信局又沒有審批和賣地的權力,他怎麼敢收1000萬?”“47張銀行卡裡有多少錢?1.3億多元沒入賬去哪了?出租車后座的血是什麼情況……”在北青報記者採訪過程中,很多人都提出這樣的疑問。
  “據邯鄲方面來人介紹,崔元林涉嫌利用職務便利,收受當地一開發商好處費1000萬元,又將1.3億元土地出讓款全部占為己用,累計涉案金額1.4億元。今年6月18日,開發商見花了錢卻遲遲拿不到地,便向邯鄲市公安局報了案。”山西當地媒體報道。
  近日,榆林高速交警二大隊人員表示,此案已移交到邯鄲市檢察機關,需要詢問可以找邯鄲市的檢察機關。
  7月22日,邯鄲市邯山區檢察院的人員對北青報記者證實,崔元林涉嫌受賄1000萬元,今年6月18日開始對其立案偵查,6月20日進行網上追逃。7月2日,崔元林隨身攜帶的遺物被移交邯山區檢察院。目前,該案仍在偵查中,尚無證據表明崔元林涉案金額1.4億多元,將按有關規定適時公開相關細節。
  檢方稱,目前沒有證據顯示1.3億多元落在崔元林之手。邯鄲市的知情人分析,因崔元林已離崗3年多,此案應發生在2011年之前,而工信局就是原來的鄉鎮企業局、中小企業局,邯山區有很多老國企破產、搬遷,比如啤酒廠、傢具廠、毛巾廠等等,國有企業破產搬遷後騰出的土地大多位於繁華地段,是很多開發商爭搶的目標,崔元林很可能就在某個土地項目中獲取了利益。
  然而,邯山區工信局人員證實,該局只是個二級局,職責僅是服務企業,沒有審批權,更不可能決定國有土地賣給哪個開發商。“土地轉讓早就是招拍掛,有嚴格程序,這個決定權在市政府,由國土等部門去組織,土地出讓金也有專項賬戶,不可能打到工信局。”邯山區工信局人員稱,該局從始至終就沒有賣土地的權力,“要有那權力,我們局能這麼窮嗎?”
  此外,事發地媒體報道稱,陝西警方認定崔元林為自殺。在出租車上,崔元林坐的后座發現大量血跡。當時崔元林開始要回邯鄲,後來又說去定邊,中途猛砸車窗玻璃,跳車撞向半掛車,這一系列奇怪行為目前沒有合理解釋。
  但一位與邯山區政府部門很熟悉的人士推測,崔元林可能是想回邯鄲自首,中途接到了短信等信息,發生意外變故令其無法自首、走投無路、精神崩潰,突然採取了撞車自殺的行為。
  而據媒體報道,榆林市交警支隊的辦案人員稱,7月3日,崔元林的家人和邯鄲市公安局、檢察院人員將其屍體運回。他表示:“崔某跳車前,曾在出租車上大量吐血,因其不明不白死去,家屬質疑有人幕後相逼。”
  北青報記者也走訪了邯鄲市殯儀館和屍檢中心,沒有找到崔元林的屍體存放處。此外,崔元林隨身攜帶47張銀行卡及13個U盾、4台筆記本電腦及3張不同的身份證等物品,這其中究竟有多少錢,檢方沒有披露,新華社曾報道稱:“崔元林的一位同事說,崔元林喜歡炒股,這些銀行卡很可能是他炒股用的。”而榆林警方稱,崔元林生前利用網銀,從多張銀行卡中轉出100萬元。
  或牽扯前任區長自殺案
  最近幾年,邯鄲市邯山區並不“太平”,除了目前崔元林這一離奇案件,2011年7月10日晚,時任邯山區區長的張海忠自殺事件同樣離奇,不少人懷疑他的死或與拆遷有關,還有傳言稱,其辦公室內有搏鬥痕跡。但隨後邯鄲市公安局認定,當時48歲的張海忠死亡案排除他殺可能,“張海忠患重度抑鬱症,用菜刀割裂頸部大動脈自殺身亡”。
  民間的猜疑並未消散,時至今日,北青報記者所接觸的邯鄲人中,很多人不相信張海忠是自殺,“頭都被砍掉了,怎麼可能自殺?”
  崔元林的案件又讓很多邯鄲人想起了張海忠之死。北青報記者瞭解,張海忠的老家是邯鄲魏縣西南溫村,而崔元林的老家是魏縣城關鎮的町上村,兩村相距不到6公里。崔元林和張海忠同樣是草根出身的農家子弟,他們作為同事和老鄉,工作中或有所交集,但目前沒有證據和公開信息顯示當年他們過往緊密。
  不過,北青報記者所採訪的一位在邯鄲市政府某部門工作的人士稱,有一種說法將崔元林之死指向前任區長張海忠,而崔元林所涉及的受賄1000萬、1.3億的土地出讓金或許也牽涉到張海忠。“一個區的工信局局長,沒有更高領導授意,絕沒有膽量和能力去操作一塊地皮。”
  因為邯山區是邯鄲“三年大變樣工程”的重中之重,作為區長的張海忠有著巨大的拆遷建設壓力。僅在2008年,邯山區就謀划了總投資512億元的200個重點項目,其同事稱區長為工作狂,周末從不休息,都在加班。張海忠因此成為“拆遷區長”,也成為明星區長。但其自殺後,有拆遷戶點燃了鞭炮,此前也有不少拆遷戶在網上發帖稱,遭到強拆和非法對待。
  崔元林的自殺離奇,而張海忠的自殺不但離奇而且殘忍。當年邯鄲警方通報調查結果:張海忠跪在床邊,雙肘壓在床上,右手握一把菜刀,頸部一處複合創致大動脈斷裂。經勘查,現場室內門窗完好無損,均處於內鎖狀態;辦公室窗外平臺無攀爬、踩踏痕跡,無翻動跡象,無掙扎、搏鬥痕跡;辦公室外間飲水機電線被銳器割斷,與插頭連接的電線外皮被剝開,3根銅線外露,這證明他曾試圖電擊自殺。
  警方還在菜刀刀背側面提取到張海忠的指紋,其室內辦公抽屜內有安眠、鎮靜類藥物。其家屬反映其失眠,而市中心醫院醫生也證實,張海忠先後兩次前來就診,自述服用鎮靜藥後一天也才能睡五個小時,醫生先後給他開了鎮靜類藥物。
  北青報記者找到西南溫村張海忠的親屬,儘管他們仍對張海忠的自殺持懷疑態度,但已不想再追查。“已經過去了那麼久,還說乾什麼?”他們也表示,在張海忠熟悉的人中,想不起有崔元林這個人。
  文並攝/本報記者李華良  (原標題:邯鄲局長離奇死亡迷案)
創作者介紹

拍拖

zs97zssbd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